它“装”不下去了,中产哭了

  中国新闻周刊

  为什么搞装修总能“搞死”自己?每一个家里搞过装修的人,或都想过这个问题。大大小小的坑踩了,好歹也装下去了。但最近,部分消费者却遭遇了装修工程停工,由此牵出“家装第一股”——东易日盛正在面临的巨大危机。随着事件的发酵,5月23日深交所向东易日盛下发关注函,对媒体报道的无锡、郑州、武汉等多地分公司被传言“跑路”,“基本丧失履约能力”,员工被欠薪,部分消费者、供应商维权困难等问题表示关注,并要求其核查后充分说明。次日,东易日盛以跌停收盘。而面对深交所关注函给出的5月27日说明截止日期,东易日盛也在当日发表公告称,相关问题“需进一步落实和完善”,延期到6月1日前回复。“家装”这件事,为什么不仅能“平等地逼疯”每一个人,还让成立二十多年的家装上市公司走到这般境地?

  东易日盛,怎么了?

  “我之前定的窗帘、马桶、花洒、阳台柜都不送货了。”一位郑州消费者表示,最近她家的装修工程停工,随后收到了东易日盛(东易日盛家居装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分公司,以下简称“郑州东易日盛”)的三份文件,一份停工告知函,一份关于定制产品无法入库和退款的情况说明,以及一份明确工程款项的询证函。虽然对方不是跑路的态度,但也清楚地表示当下确实是没钱了。对方还欠下大约4万元的产品,她正在考虑起诉。这不是个例。据河南广电“大象新闻”报道,郑州东易日盛的客户、供应商及内部员工分别遭遇了合同违约、拖欠货款和欠薪问题,其旗舰店也已人去楼空。随后无锡、武汉、北京等城市也有东易日盛的消费者表示,正在面临工程停工甚至产品被工人拉走抵债等情况。处在风口浪尖上的东易日盛,不久前刚发布2023年及2024年第一季度财报,在5月16日的业绩说明会上它不得不面对投资者与消费者的诘问。东易日盛澄清道,公司仍在正常经营,并将努力采取各项措施,降本增效,全力提升经营。至于分公司“跑路”的传言,东易日盛董事长陈辉夜表示并不属实,各分公司对店面进行调整优化,相关业务也会做对接处理。5月23日,有意思报告在北京东易日盛总部发现,大厦前台仍正常工作,但大厅休息区有多位工友正在填写劳动仲裁申请书。

东易日盛陷跑路风波!它“装”不下去了,中产哭了

  一位木工师傅称,他想通过仲裁讨回自己的两万多块钱工钱,“但公司现在没有人管”,而因为拿不到钱,原本手头的工程都已经停了。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东易日盛总部职能岗员工表示,自己在此工作数十年,但迫于欠薪不得不选择离职。有意思报告以装修咨询为由致电北京东易日盛时,工作人员表示,分公司有一些不好的传言,但北京公司仍在正常运转。而为了让客户放心,分公司也在做调整,例如款项支付分期可以有更大的商议空间。据一位接近东易日盛的人士透露的内部文件,作为北京市属上市公司,东易日盛日前已向北京市人民政府发出纾困申请函,陈明经营遇到很大的困难,期待得到政府的支持,以度过阶段性危机。此前,郑州东易日盛也已发布说明函,表示会对所有相关方“负责到底”,只是收缩店面,“不会跑路”,也在“积极与集团对接债务确认后的清偿推进落实事宜”。

  河北厚诺律师事务所律师雷家茂指出,从郑州分公司给业主出具的文件来看,该公司存在无法继续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即无法为业主提供装修服务的可能性。从公司法角度,分公司不具备独立的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总公司承担,也就是说即使其内部规定分公司自负盈亏,对外东易日盛总公司也必须对其债务负责。他表示,如果总公司仍有资产并承受责任,此番涉及到的相关方仍有机会回款或者继续履行合同。为什么连“家装第一股”都“装”不下去了?要说“跑路”,或言过其实,但资金链的紧张已成事实,东易日盛恐怕正在面临成立二十多年来的最大难关。成立于1996年的东易日盛,面向中高端客户群,主要从事面对个人客户的整体家装设计、工程施工等家居综合服务,2014年2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家装第一股”,此后数年业绩节节攀升,2018年总营收超过42亿元。但2022年,东易日盛首次出现大额亏损,全年亏损7.44亿元,2023年亏损有所收窄至2.08亿元。到了今年第一季度,公司业绩低迷之势未改,营收同比减少20.68%,亏损约1.16亿元,一季度亏损额已经超过了去年的一半。“宏观环境对于家装市场的冲击,是讨论东易日盛事件时不得不谈的大前提。”中国建筑装饰协会住宅装饰装修和部品产业分会秘书长胡亚南指出,首先,中国家装市场的繁荣得益于房地产行业的高速发展,但随着后者市场的变化,身处产业下游的家装就随着新建房装修需求的减少进入了“断奶期”。其次,家装行业高度依赖现金流,疫情导致大量家装工程停摆,以东易日盛为代表的较大规模公司在2022年资金链已陷入紧张状态,2023年初虽市场环境向好,但后续的消费信心略显不足。再加上一线城市新建住房市场趋于饱和,家装行业随着地产一起进入存量时代,二手房中介公司下场做装修,进一步截流了市场内的存量房客源。据胡亚南判断,东易日盛这样较多布局在一二线城市的传统家装企业,几乎是处在重重外部压力之下,再叠加一些内部经营决策方面的失误,才最终导致了当下的危机。对此,入行近十年的家装从业者、抖音家装领域博主“砖头Sir”冯老师表示认同,东易日盛出现种种流言和资金危机,客观原因或占到六至七成。冯老师进一步解释称,家装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靠“具体的人”,不管是设计师还是项目经理、监理、工人等,每个人的专业度、服务态度都不尽相同,人力成本也相对透明。这就意味着,在集中度相对较低的家装行业,相比业内其他公司,东易日盛并不存在绝对的优势。冯老师表示,市场形势大好时,拥有更大的规模与品牌影响力的东易日盛,有机会获取更多用户,为用户兜底的能力也更强;但环境不利好的情况下,大公司反而尾大不掉,一旦获客能力跟不上,需要“先收钱”的装修生意反而很容易陷入资金困局。雷家茂从法律角度分析认为,作为一家A股上市公司,东易日盛目前能够出现的最好结果就是经营向好、获得融资及股票升值等,能够持续经营甚至盈利,从而最大化地保障业主和相关人士的合法权益。但如果生产经营持续出现问题,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则有可能会进入重整或者破产程序、退市等,如还有相关资产,可以对债务作清偿或部分清偿,反之则无,若无法融资、无法重整成功等,在进入破产程序后,最终可能会被法院裁定宣告破产。尽管东易日盛一再强调正在维持正常经营,也在推进各渠道融资及资本运作,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多家子公司发表声明称,将坚守岗位保交付,对客户、员工及相关方负责,但随着舆论的发酵,东易日盛的股价已连续多日走低,最新市值仅12亿元。对此,胡亚南表示,东易日盛作为一家老牌企业,多年来在设计、产品、数字化能力等方面都走在行业前列,起到了一定的示范作用。当它陷入困境的消息传来,不仅影响其众多在施工家庭的装修交付,更使其相关的超过万名工人、员工等相关人士的就业问题受到挑战,也会对主材、辅材乃至家电等泛家装链条内的其他行业产生不利影响。她指出,包括行业协会相关人员和业内众多头部家装企业在内,目前都在声援东易日盛,鼓励其渡过难关,也期待有关部门能够给予更多的支持与帮助。冯老师则表示,东易日盛事件对于整个行业也有着极好的警示作用,存在现金流危机的家装公司并不在少数,不仅提醒企业要优化提升自身能力,也提醒消费者避免侥幸心理,在装修前做足功课,至少要保障自己的装修款能够在合理的阶段按比例支付给对方。都这么多年了,搞装修还是把人搞疯?如果说家装公司正在面临大环境的考验,那么消费者面对的装修里的坑,更是从未变少过,远比花钱找人办事要复杂得多。“女子找熟人装修25万装成20年前的精简风”“男子吐槽花15万装修的婚房不如出租屋”,甚至是“装修才是当代年轻人最好的医丑”,每一个与装修有关的话题几乎都在透支装修人的“生命力”。“被装修搞疯的‘疯’,与其他的‘疯’都不太一样。”佳佳是规划设计师,勉强也算是半个行内人,但回想起自己的装修过程仍旧觉得头大。所有的事情自己都需要提前想到,她甚至给自己可能用到的家电型号、尺寸以及安装方法做了一个PPT。不然,如果项目经理没有提到下水改过或有存水弯,那么她买的智能马桶就直接用不了;或者安装电热水器前需要按尺寸预留位置,如果她没有事先强调,她就买不了自己心仪的大尺寸热水器。不过最后她买的进口水槽还是低价卖给了朋友,因为安装时发现水槽要求的深度过大,根本不够地方挖。大萌的房子本就是精装修,她还选了全屋定制,即使这样她也要在不同的人之间反复沟通。比如改造厨房橱柜和买蒸烤箱,量尺寸、沟通、施工,橱柜做完了,煤气公司的人觉得不符合要求,又要重新找人改橱柜,再找另一批人来安装蒸烤箱。最令她不可忍受的是,师傅们的时间永远不确定,或是最多能精确到上午或下午,“我只能等着,这在21世纪像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在装修行业,这太正常了”。装修过程中的细节太多,牵扯到的人不仅多,能力也参差不齐。就像冯老师所说的,装修是一个综合性问题,每个装修项目几乎就可以理解成一个创业项目,可是大部分业主既没有项目经验也没有业务知识,具体的项目执行者中的大部分人也只是普通体力劳动者,很难保证专业都在线。佳佳不无感慨地说,装修过程中的不可预估性太强,很多时候也不一定就是家装公司的“锅”,但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你们做家装,比我专业,应该给我提出专业的意见”。不过行业也在起变化。艾媒咨询《2023年中国家装行业研究报告》显示,行业正在从粗放式增长向以人为本、做厚服务的高质量发展阶段迈进;在各参与方的共同努力下,整装行业的满意度正逐步提升。相比十年前第一次装修,生活在北京的阿May在装修自己的第二套房子时有了不一样的体验。从沟通设计方案时的细致程度她就感觉到,随着市场的发展和消费者教育的完善,现在家装市场不论从理念还是服务上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对于自己在品质与个性化需求的满足上有了更大的空间。加上自己有一些经验,不仅货比三家,在合同和权益保障方面要求较高,也会主动做功课和提问,不厌其烦地跑线下挑选主材等,到目前为止的装修过程都没有遇到什么明显的坑。“不过我的前提是这次帮忙做装修的是一个很值得信任的朋友,他在一家知名度比较高的公司,为我组建的也是业务水平相当高的团队。”

  阿May说道。只是像她这样运气好又懂门道的装修人,也并不算多。胡亚南从更宏观的层面总结道,之所以家装行业总被“吐槽”、口碑不好,主要是缺乏顶层设计,虽然早在2002年曾有《住宅室内装饰装修管理办法》出台,但缺乏具体实施监管。不过,她依然强调,随着存量房市场的到来,家装行业对于经济的拉动力、产业的导向力和社会的责任力日趋明显,也得到了商务部、国家监管总局等相关部委的关注,将促进行业整体向着良性的方向发展。“设计为先、产品为本、交付为王,在这个不算利好的环境下,始终是绝大多数家装企业死守的三道红线,也是行业得以稳中求进的基础。”胡亚南表示。最后她也补充道,东易日盛事件继续发酵引起整个家装行业的信用危机,短期内如何应对消费者和供应商的质疑是家装企业必须要考虑的问题。长期看,如何进一步提升消费者的家装体验,如何成为供应商优质和通畅的渠道是家装企业必须要攻克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