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财联社

  “股神”沃伦·巴菲特曾经青睐的一个市场指标正向投资者发出警告。

  这一指标就是以代表美国股票总市值的Wilshire 5000指数与美国国民生产总值(GNP)之间的比值。2001年时,巴菲特表示这一指标“可能是衡量任何特定时刻估值水平的最佳单一衡量标准。”

  巴菲特认为,如果比值过高,意味着市场的泡沫风险越大。在那以后,该指标也被称为“巴菲特指标”。由于美国GDP和GNP之间的实际差异极小,因此在测算时,GNP逐渐被GDP取代。

  一般而言,若“巴菲特指标”小于50%,代表股市被严重低估;位于75%至90%代表估值较为合理;超过115%则是被严重高估。7月初,该指标一度升超200%,达到2022年年初以来的最高水平。

“巴菲特指标”触及危险水位:美股股民果真活在上涨的恐惧中?

  而在2022年,标普500指数累计下跌了19%,创下了2008年以来最大的年度跌幅。

  对冲基金Seabreeze Partners Management创始人兼总裁Doug Kass表示,“近两年前,这一比例曾升至前所未有的水平,这本应该是一个非常强烈的警告信号。”

  虽然巴菲特本人近年来已很少提及这项指标,但Kass这类投资者仍在使用它来帮助确定股市的位置。事实上,该指标长期来看确实比较可靠,在1987年、2000年和2008年三次重大股灾爆发前也是如此。

  Kass表示,一般来说,当该指标达到其长期平均值的两倍标准差时,投资者就应该开始注意,而现在,它正处于这个水平。“巴菲特指标”对Kass较有吸引力,对比来看,他倒是对巴菲特提到的一些其他财务指标持怀疑态度。

  目前,“巴菲特指标”并不是唯一一个反映股市估值过高的信号,Kass表示,包括过去12个月的市盈率、市销率和企业价值与销售比率在内的其他流行估值指标,都较历史平均水平高出90个百分点。

  与其他指标一样,“巴菲特指标”也有不足之处,比如它没有纳入高利率的因素,目前美联储联邦基金利率目标正处于2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

  Kass补充说,它还没有考虑到美国公司海外利润的占比越来越大,“投资组合真的很复杂,没有一个指标是铁定的。”

  另一方面,过去18个月美股市场的大部分涨幅都是由少数几只科技巨头引发的,这掩盖了一个事实,即只有少数股票非常昂贵,而许多股票相对于历史价格而言仍然很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