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股东接连退出,江泰保险经纪是否重拾IPO

  来源:华夏时报

  记者吴敏 北京报道

  曾折戟IPO、深陷安责险垄断风波的江泰保险经纪,如今正遭遇股东接连退出的困境。

  7月10日,《华夏时报》记者从北京产权交易所获悉,江泰保险经纪1238.4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5.76%)被挂牌转让,转让方为中化资本,转让底价为5040.3万元。若此次顺利找到接盘方,中化资本将彻底退出江泰保险经纪股东行列。

  但这已是中化资本年内第三次挂牌转让所持有的江泰保险经纪股权,转让价格也一再打折,从最初的5583.33万元降价至5040.3万元。

  对于此次股权转让的原因以及影响等问题,本报记者曾致函江泰保险经纪相关负责人采访,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对方回复。

  股东接连退出

  中化资本是江泰保险经纪并列第五大股东,合计持有5.76%股权。去年6月,中化资本首次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江泰保险经纪5.7619%股权进行招商。彼时,中化资本表示转让股权是为进一步调整优化国有资本布局,更好聚焦主责主业、服务国家战略。但当时并未公开转让价格。

  今年4月17日,中国中化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上述江泰保险经纪股权,并给出5583.33万元的转让底价。后于5月17日,中化资本再次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上述股权,转让底价为5151.74万元,直降了431.59万元。时隔近2个月,中化资本第三次挂牌转让上述股权,转让底价再降111.44万元,为5040.3万元。

  虽然挂牌底价一降再降,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该笔股权能否顺利找到接盘方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首都经贸大学农业保险研究所副所长李文中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当前的经济金融环境都不太理想,投资者比较谨慎。虽然保险行业前景较好,但是短期内仍然面临较大的压力,保险中介机构牌照价格持续走低也会影响到投资者的判断。另外,江泰保险经纪盈利状况尚可,但投资者更关注公司的长期发展前景,有的投资者还会非常关注公司IPO的前景,这些都会影响到投资者的投资意愿。”

  需要指出的是,除了中化资本,江泰保险经纪的另一国资股东中煤集团也曾挂牌寻求买方,并且已经成功退出。

  去年3月底,中煤集团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就江泰保险经纪1100.8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5.1217%)股权转让进行项目招商。中煤集团也在项目概况中表示,转让股权是为进一步调整优化国有资本布局,更好聚焦主责主业、服务国家战略。后于8月9日,中煤集团又将该笔股权挂上北京市公共资源交易服务平台,挂牌价格4861.47万元。而后这笔股权在去年11月16日成交。

  除了响应政策号召,回归主业的国资股东,江泰保险经纪的其他股东也在退出。如此前持股3.79%的上海盛旻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已经不在江泰保险经纪股东行列。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是在今年5月退出持股。

  股东的接连退出势必会对公司产生一定影响。李文中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一方面会带来公司治理结构的调整与改变,这对公司战略决策、发展方面将产生一定影响。另一方面,股东频繁退出会影响市场对公司前景与价值的判断。此外,股东,特别是国有股东的退出也会对公司业务资源产生一定影响。”

  年内撤销8家分支机构

  再将目光聚焦到江泰保险经纪的身上,该公司成立于2000年6月8日,公司总部位于北京,是首批经原中国保监会批准设立并率先开业的全国性、综合性的专业保险经纪机构之一。

  2010年,江泰保险经纪首次提出上市计划,后于2012年8月3日,在北京证监局做了辅导备案登记。在经历了三次更换辅导券商和三次调整拟上市板块后,最终于2020年的最后一天向深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7164.27万股,公开发行的新股不低于本次发行后总股本的25%,拟募集资金约4.4亿元。

  从当时的招股书信息来看,近年来,江泰保险经纪的营收和利润都呈稳定增长态势。2017年到2020年,江泰保险营业收入(合并口径)分别约为8.44亿元、10.03亿元、11.3亿元、12.25亿元。期间净利润分别为3173.24万元、4040.83万元、5598.85万元、8483.85万元。

  遗憾的是,2021年8月27日,证监会决定终止对江泰保险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审查。江泰保险经纪的上市梦也由此搁浅。一位内业人士曾向本报记者表示:“保险中介公司一边对客户,另一边对保险公司,拼客户拼不过大流量平台,拼产品也拼不过传统险企,因此在A股上市较难,去美股上市相对更容易,因为门槛较为宽松。”

  不过,江泰保险经纪董事长沈开涛曾表示,江泰保险作为民营保险经纪公司,且有国资参股,并不适合到海外上市,同时也没有计划到香港上市,从赚钱的角度来说,江泰保险甚至可以不用上市。

  如今国资股东接连退出,江泰保险经纪是否将重启IPO,赴海外上市也成为业内关心的话题。对于该公司IPO最新进展的问题,本报记者也曾致函江泰保险经纪相关负责人采访,亦未获得对方回复。

  除了折戟IPO,江泰保险经纪还曾陷入安责险的垄断风波中。2021年9月,媒体报道称,国务院第八次大督查第十六督查组接到线索,称宁夏石嘴山市存在“只能通过江泰保险经纪购买安责险,否则无法在应急管理部门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的情形。督查组也经实地暗访证实了这一情况。石嘴山市政府也进行了反馈,称上述涉嫌垄断的情况属实。

  如今,不仅股东接连退出,受“报行合一”等政策实施的影响,江泰保险经纪也在收缩“战线”,今年以来,已经撤销了8家分支机构。

  “报行合一必然会对保险中介的佣金收入产生不利影响,同时也会对公司的业务发展模式和人员从业意愿产生影响。”李文中指出,这就要求保险中介公司要更加注重服务的质量与效率,深化与保险公司的合作,不断提升保险科技的应用水平,融合线下线上业务发展模式来提升自己的竞争力。